聯繫我們 登入

嫌父親當農民沒出息,10年後我上大學,老教授一番話讓我無地自容

蘑菇屋 2019-05-12 檢舉

日光暖洋洋的,陳河歪著身子坐在院子裡,嘴裡叼著一根稻草,臉上青了好大一塊。

他剛跟自己的爹乾了一架,兒子暫時還打不過老子,因此他鎩羽而歸,雖然落敗,卻不輸氣勢,沒在他老子面前低頭。

「孽子,孽子!」屋門沒關,爸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了出來,裡頭接著是幾個村裡大人在勸,「娃不願學就算了,現在的娃,腦子裡頭想法多著呢。」

陳河冷哼一聲,眯起眼睛巡視了一圈這方農家小院子,院子裡頭放著一盤石磨,有收成的時候,爸會憋著氣在這磨的旁邊使足了力氣轉啊轉,將糧食壓成粉末。

他上了城裡的中學才曉得,課本裡頭花花綠綠畫著蒙著眼睛的驢子拉磨,他低下頭,眼睛濕濕的,心裡頭又酸澀又恨恨的,好似課本上那頭憨態可掬的驢,就是他那沒出息的爸。

「唉,老陳,你別……」大人似乎是沒拉住氣頭上的爸,很快老陳從屋裡沖了出來,死死捏住陳河的領口,臉上雖然青筋暴起,卻紅著眼睛,似一頭髮狂的獸,大氣喘著,「你兔崽子!給老子學是不學?這是咱們家的祖業,你不學,你爺,你太爺,陳家的祖宗,都要氣得冒煙!」

陳河不屑地看著他這情緒失控的爸,沒有反抗,只是冷笑了一下,「我覺得你很可憐。」

老陳愣了片刻,陳河聳了聳肩,厭惡道:「你瞧瞧你這德行,你這輩子就在這村裡唱傘頭,有什麼出息?你憑什麼要我跟你一樣沒出息?」

一畝薄田,一方小院,一塊石磨,還有一柴房的秧歌道具,除此之外,這個家竟別無長物,沒有一點拿得出手的財產。

「你一輩子只能活在村裡,難道還想要我跟你一樣窩囊?城裡的同學穿運動鞋,買新書,在食堂吃三菜一湯,我只能吃饅頭蘸辣醬。你要是有本事和隔壁二柱他爹一樣出去打工啊,二柱在學校裡過得多滋潤啊。你知道為啥嗎?因為人家有錢!你以為唱傘頭是什麼光榮的事兒?人家逢年過節樂呵樂呵,平時就把你當個傻子……」

話音未落,有大人過來拉開了陳河,將他的嘴捂上,硬生生將針鋒相對的父子倆分開來。

陳河一時上頭,也紅了眼睛,氣鼓鼓的,不甘心道:「人家二柱說他爹能供他上大學哩,我也想上大學……」

老陳驀然停了手,沉默,雙手也漸漸鬆了下來。

旁邊的大人面面相覷,還想說些什麼,老陳卻自顧自轉身走回了屋裡。

暖煦的陽光下,他的背原來已經弓了不少,兩鬢也白了些,常年下地勞作讓他的腿接近羅圈。

老陳也不年輕了呀,眾人心中恍然間有股唏噓。

過了週末,陳河便坐著二柱的自行車後座去城裡上學去了。老陳背著鋤頭去鋤地,肩上搭的白毛巾汗涔涔的。

隔壁地裡都是些婆姨人家在勞作,老陳將鋤頭放在一旁,坐在地上休息,懷中掏出兩個白饃,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兒。

農婦嘴碎,有人與他交談起來,免不了說起自家的孩子。老陳心中一陣煩悶,滿腦子都是陳河那天紅著眼睛那副不甘心的模樣。

「娃去城裡上學以後,越來越瞧不上我給他做的衣裳了……」農婦們的聲音在吵吵嚷嚷。

老陳從背簍裡掏出他的旱菸槍,嘬了起來。他一輩子在西河村裡當農民,當秧歌隊的傘頭,乃是村裡最最榮耀的一號人物。他也進過城,每年正月,縣裡都要選出些秧歌隊去全城巡演,西河村的秧歌隊年年入選,多少城裡人擠破了頭,舉著照相機去拍他們呢。

可城裡究竟有什麼東西,蠱惑了陳河這個小兔崽子,讓他變了個模樣呢?陳河還小的時候,老陳就經常教他傘頭的唱詞。陳河天生一副好嗓子,小小年紀就唱得好,曾讓老陳十分得意。可如今他想上大學,翅膀硬了,就想往外邊兒飛了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www.qingdairusi.orgs.one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